您当前位置:首页人物访谈 → 杂志内容
演员濮存昕:“心无所住”的艺术精神
发布时间:2019/6/28 11:16:32  来源:本站整理

  弘一大师传纪电影《一轮明月》剧照

  行者:今年是弘一法师圆寂70周年,他在我国文化近代史和佛教界均有重要的影响。您作为一位曾经演出过弘一法师的著名演员,请问您是怎样看待弘一法师的呢?

  濮存昕先生:弘一大师“悲欣交集”的书法真迹,保存在上海龙华寺,在《一轮明月》开机仪式上,龙华寺为鼓励我,送给我过一张一比一的拓本。那张纸的面积很小,不是特别讲究,不是为流芳百世去准备的,像是不经意地信手拿来,然后随其心意写的。面对这样一幅令所有观者荡胸灵气的四个字,我想起佛家讲的“心无所住”,也想起弘一大师是的偈言:一事无成人渐老,一钱不值何消说。

  我自己因演过他的角色,把自己摆进去后,我好想与弘一大师有了一段交往的人生经历。


  弘一大师  “悲欣交集”书法

  行者:您在电影《一轮明月》中,尤其是演出弘一法师出家后的那些部分,艺术效果非常的好。是否您对苦行的出家人生活曾有过身同感受的体悟呢?

  濮存昕先生:不,没有,可是在饰演弘一大师的创作过程中,我可能有吧。我昨天还在探讨这个问题,就是我这个人的人生,是被角色提升,被台词滋养。因为我在读了小学六年级后,因为时代的关系,就没有机会再上学了。所有的学习,来源于自学和戏剧、影视作品。我演出的经典作品、人物角色,无论是弘一法师,还是鲁迅、李白,这些伟大的先贤们,当我去扮演他们时,其实他们也在影响着我的人生。我都会有着一种向往。

  拍摄过程中,每天的生活,很多细节,比如与人交谈,行走起居,我都以角色感受去做,节食、减肥、惜福,节约一口水、一粒饭,有了一些修行,表演时就容易进入角色了。而在演出过程中,我也是以他们的角色的名义,去所思所想,所言所行。所以,那就像是一种神奇的附体似的,彷佛你就是他,心灵也与角色同在一样。

  行者:演出弘一法师时,您觉得弘一法师在哪些方面最触动人?能否分享一下?

  濮存昕先生:他的生命样式最震动我。他的一生太丰富了,由大艺术家转变为修行的出家人。这种命运的转变,出家和不出家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其实在我们人生中每一个时刻也都有存在着。譬如人生最大的难,就是一个字“舍”,或者说两个字“放下”。一个最简单的做与不做,进与退,很多时候都是我们在体味着的、面对着的事情。

  弘一大师在人生的选择过程中,具有强大的放下的精神。在这方面,他与同时代的高僧大德相比,也是做的最为彻底的。这对今天的我们,仍然有着一种感化的力量。《送别》里的离别之情,是放下的淡然,生死寻常,离别寻常。弘一大师圆寂时,在最后一瞬间的那种淡然,以吉祥卧的方式,就像睡去一样,像告别、像我们演出闭幕、谢幕一样,也是一种放下的示现。

  这是多么的从容啊!所以,当我读它的传纪,看到他的偈言:“一事无成人渐老,一钱无成何消说”,就像“梆”的一下拨动心弦,撞击到了灵魂。

  行者:是您也有和弘一法师类似的精神体悟吗?您是怎样看待自己的艺术事业的?

  濮存昕先生:是的,弘一大师的人生那么精彩,却说“一事无成人渐老,一钱不值何消说”,给自己起了一个“二一老人”的名字。那么当我省思自己:我是明星,有追星族、有那么多人的崇拜,出场费、演出合同、拍个电视都有的啊。这是该值多少钱呢?又能值得多少钱呢?因而,我也给自刻过一枚印章:二一之徒,妄称自己是弘一大师的徒弟,效仿他的淡泊平和。毕竟,我有一个资历,曾经扮演过弘一法师。我还曾想弘一大师若在冥冥之中看到,说还有人在念我,一定是淡然一笑,我不过就是一个苦行僧而已。弘一大师的这种舍的精神,放下的力量证实我们今天面对名利困扰、恩怨纠结所需要的。

  行者:恩,尽人力听天命。不必过于执着人生的得失。我们学习佛法和传统文化,目的终归是为了更好的在生活中践行和运用好它。

  濮存昕先生:现在讲传统文化,儒家也好,道家也好,佛家也好,其实都是在讲,一个人和自然同在,和天地同在,生命的每一阶段的每一瞬间的恰当的那样一种空间感、时间感。小时候是小时候的事情,上学的时候是上学时候的事情,青年当然是青年时候的事情,中年也当然是中年时候的事情。我们在这个过程中要拿的起放的下。所以,我在生日的感言里面,曾有说过六个字:玩、学、做、悟、舍、了。可以和你一起分享:玩,就是小时候好好玩,淘气、不听话没有关系。但重要的是你能不能把玩给玩的好了。玩出个聪明来,玩出个友情来,玩出一个规矩来;学,学无止境,一辈子要多读书,多去学习;做,就是要去实践和体验,在行千里路的过程中,印证自己做的对不对;悟,在行千里破万卷后,你必然会产生比较,在这种对比中,要选择一个最合情合理的,这就是悟的能力;舍,你一定就更明白了,我们要懂得有些东西可以共享,有些东西我不能要。当我们摄取的东西、占有的东西、浪费的东西太多了,就必须要有舍的这样一种境界,完全是利他的。越舍,你的生命就能往前走。与谁都能平易,都能高高兴兴的;了,就像弘一大师悲欣交集的淡然,本来无一物嘛。了,也像是复零,放下,回到原本。有一句禅言:山是山,水是水,但人世的复杂,常让原来的事儿弄乱了,变成那样儿了。山不是山,水不是水。最后我们要想办法,回到原本,让山还是山,水还是水,返璞归真。

  这和我们表演也有关系,表演的最高境界是直觉,是即兴的。看似是在表演,实际上没有表演,而是借助于这个假象,在假与真的幻化之间,让你感觉到艺术所传递的真谛。


  濮存昕北京人艺剧院  摄影/李振帮

  濮存昕简介:

  濮存昕先生,1953年生于北京。著名演员、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副院长、社会公益活动志愿者,全国政协委员。从事戏剧影视表演艺术多年,曾主演过数十部优秀的话剧、电影、电视剧作品,多次获奖,是一名德艺双馨、深受民众喜爱的表演艺术家。濮存昕先生曾在传纪电影《一轮明月》中,饰演弘一大师,获得中国电影华表奖最佳男演员奖等。

  行者:对,做什么事情,都要认真去做,才能逐渐的圆满自己。其实您和弘一法师的人生也是有一些相似之处的。丰子恺先生讲弘一法师,说他做什么像什么,每样都做好

[1] [2]  下一页

[] [返回上一页] [打 印]
本 类 热 门
本 站 推 荐
, 江浙佛教网 Www.JZFJW.Cn 京ICP备20016566号
电子邮件:lianxiwo@fjdh.cn   关于我们